忙的措手不及……

《YGO/暗表》文明開花ボーイ

*繁體字注意

*依舊文筆渣(^_^;)

*算…r15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自從回歸冥界後,忘卻不了伙伴的事情就算了,不但如此,甚至比以往在一起的時候更加渴望,原本以為是剛離開伙伴身邊而感到不適,後來發現自己對伙伴的感情,情感已經像尼羅河一樣膨脹汹湧

由於這份思念太過巨大,使亞圖姆不能安眠,只能徘徊在冥界,直到這份思念消失

「亞圖姆,你想見武藤遊戲嗎?」

「是,我想見他」

「哼,好好感謝我吧,法老王,我破例讓你回到人界生活,哇哈哈」

雖然這句話讓亞圖姆很火大,但是歐西里斯說的沒錯,明明可以不用管他,讓他一直在冥界生活,歐西里斯卻為了他第一次打破了冥界的法則

--只為了讓他見到朝思暮想的人兒

「歡迎光…臨…」

「伙伴,我回來了」

沖上前抱住自己的伙伴,下巴靠在他的肩上,貪婪的吸取只屬伙伴的香氣,又退開來,用手撫摸著粉嫩的臉頰,原本有點嬰兒肥的臉變得消瘦,眼睛也因多次挑戰的洗禮而變的銳利,那是名為“溫柔”的堅強

「歡迎回來,另一…亞圖姆君」不滿意伙伴這樣叫他,故意在耳邊吐出熱氣

「唔…」懷裡的人縮了縮,更往他的懷裡靠過去

「我希望伙伴叫我另一個我」

眼前的人瞪大他那水汪汪的紫眼,像放下防備似的眼淚不斷湧出眼眶

「歡迎回來,另一個我」

--只有你我可以這樣稱呼,我最愛的伙伴

 

*

「雖然聽完了你們那令人感動的再會的事……但你為什麼一臉生悶氣的樣子阿!!」城之內看著眼前才剛從冥界回來有一段時間的友人,嘆了一口氣

「我並沒有在生悶氣」

「騙誰啊!!!」“這叫沒在生悶氣的樣子?!果然亞圖姆這家伙一遇到跟遊戲有關的事就會變得像個小孩子……”城之內在內心咆哮著

「亞圖姆君跟遊戲一起住嗎?」御伽問道

「我們睡在同個房間」

「那跟遊戲還處的好嗎?」

「就跟以前一樣」

「那你在不滿什麼?」已經在大吃大喝的本田突然問道

亞圖姆放下正準備夾菜的筷子,看向本田

「其實…我害怕向伙伴表達我對他的感情」

大家一臉驚訝的看著亞圖姆

「唔…咳咳…咳……不會吧…我以為你們已經在一起了耶」本田因太過驚訝而不小心嗆到

「不過為什麼要害怕?怕被討厭嗎?」

「對…」害怕告白後被伙伴拒絕,害怕告白後會被伙伴討厭,雖然這個社會支持同性戀,但那只是表面上,還是有很多人不支持,會被他人說成變態,在他們的眼裡只會是噁心的存在,不會把他們看成一般人對待。

可是,我真的很喜歡伙伴,已經喜歡到“愛”的地步了,總不可能說放手就放手阿

「你那麼喜歡遊戲就跟他告白阿,就算失敗了,我想遊戲一定不會討厭你的」

「本田…」

「本田說的沒錯,亞圖姆君只需要跟隨自己的心就好」

「御伽…」

「加油喔~亞圖姆」

--謝謝你們,城之內、本田、御伽

*

話是這麼說沒錯,可還是很緊張

亞圖姆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往屬於他們兩人的房間走去

「伙伴…我有話要跟你說」

「我也有事找另一個我…」亞圖姆看著遊戲用手指刮了刮有些通紅的臉頰,眼睛四處亂瞟

「我…很喜歡另一個我,從另一個我回到冥界後,我就發現到了我對另一個我的感情」

看著亞圖姆那因驚訝而縮小的瞳孔,遊戲自嘲的笑了一下

「我知道或許你會覺得很噁心,但我還是想要把我的心意傳達給另一個我,所以…」話還沒說完,遊戲就被亞圖姆抱在懷裡,感覺到肩膀上的溼濡

「伙伴,我也很喜歡你」遊戲聽到這句話,眼睛泛起水霧,淚流了下來

亞圖姆抬頭看著遊戲,接著四片溫熱的唇瓣緊貼,牙關被撬開,溫柔的舌帶著淡淡香氣舔舐著遊戲柔軟的內壁,輕碰幾下不知所措的小舌後開始溫柔的允吻起來,然後亞圖姆用一隻手抵著遊戲的頭,加深了這個吻,小手順著亞圖姆的肩緩緩攀附至頸,液體從兩人的嘴角流出,過了一段時間後,亞圖姆才離開了遊戲的唇,看著眼前的人被他吻到神魂顛倒,將遊戲以公主抱的方式抱到床上,碰上身下人的跨下,遊戲微微一震

「另…另一個我」最親匿的稱呼被咬碎在最甜蜜的吻裡,與理智一同咬碎

--讓我們進行開化的文明,

  違背道德

评论
热度 ( 12 )